201706070058-2

/痛楚/我可以被擁抱嗎?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/

早陣子在一本書中,看到關於自殘的人對於自殘的看法,心想真的是寫得太準確!非常有共嗚感!原文是日文,大意如下:心靈的傷痛,那種痛沒法被肉眼看見、因此也沒法像身體的創傷般被治療或是減輕痛苦,非常難以理解;所以藉著傷害自己的身體,這一種能夠被看見的行為---知道什麼時候會痛,痛楚是如何地減退,由於非常容易理解,因此內心也能因此而平靜下來。

《我可以被擁抱嗎?因為太過寂寞而叫了蕾絲邊應召》,作者永田カビ。會看到這本書,先是因為豬大爺的面書介紹,產生了一點點興趣,然後偶爾看到了一個頗詳盡的介紹(→介紹傳送門←),就開始想著要買來看。碰巧朋友到日本旅行,於是就拜託幫忙買了日文版。因為是漫畫,心想再自己日文再差看圖識字就好了。

作者想要的,是一個擁抱。就是看似這麼簡單的一個小要求,卻一直困擾作者到了 28 歲。如果還是小孩子的時候,應該就能毫無顧忌地擁抱、或是被擁抱吧?就是為了盡是這樣的瑣碎事,痛苦了大半生。以一般大眾的角度,大概就是沒法子接受。社會沒法接受,於是也只好在這樣的傷害下繼續走下去。直到崩潰。唔,其實我也很想要被擁抱。

如果從心痛這個角度出發的話,心是心臟呢。明明是腦袋想不通,卻要由心來承受。突然想起了老師,不知道他的痛苦又是什麼。想不到,人這麼好、學問又好的老師,也有這麼深的痛苦。

書名直譯的話,就是《太過寂寞,去了同性戀的風俗店報告》,本來,就是作者在網上出的 post,後來被出版社看中,因而出版成書。後來還有一本《一個人的交換日記》。

就先到這裡吧,再寫下去也是折磨自己。這篇記事我寫太久了,毫不坦率。不過這裡是一個很好的空間,雖然也會手寫日記,但是慢慢修改思考的話是很麻煩的事,儘管已有了一枝擦得頗乾淨的原子筆。自己竟然麻煩到一個程度,要這麼多的空間沈澱。

Related Pos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